引导当事人走入诉讼

  • 创新工作方法

    全市各类调解组织统一建立例会、联合调处、领导包案、挂账督办、信息反馈等制度。联合开展了“家庭矛盾纠纷专项排查化解”、“化解民间纠纷攻坚”等专项活动。2010年,全市共排查各类民间矛盾纠纷67656起,成功调处66446起,调解率达到100%,调解成功率达到98%。

    为确保大调解无缝对接,乡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大调解中心、巡回法庭作为法调解的衔接枢纽,建立起纠纷劝导引导机制、委托或邀请机制、人民调解协议书和行政调解协议书司法确认机制。

    为让考评机制激发出调解工作的最大潜力,石家庄不仅对调解机构、调解制度、调解工作制定了详细的考核标准和内容,更是把考核进行具体量化:人民调解调解率要达到100%,调解成功率要达到95%;基层法院民商事案件一审调解率要达到70%;行政调解优先调解率要达到100%。

    当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转型期,也是各种矛盾纠纷的多发期,这些矛盾中,80%以上发生在基层。对此,石家庄市狠抓调解工作重心前移,在24个县(市)区、288个乡镇(街道)和6个工业园区,全部建立了调解中心;5040个村(居)全部建立了民调会,200人以上的村、各基层法庭、各派出所全部建立调解室,做到了哪里有矛盾纠纷,那里就有调解组织。

    近几年,随着经济、社会等方面的改革不断深入,石家庄市因项目占地、城镇拆迁、土地承包、矿山开发、环境污染、拖欠农民工工资等引发的矛盾纠纷逐渐增多。

    调解组织的健全,对化解矛盾纠纷起到很大作用。行唐县曾是河北有名的信访大县,在建立调解机构过程中,该县专门在县法院设立了“三位一体”大调解中心,从县直和乡镇选拔了12名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懂法律的干部,脱离原岗位到中心工作,另外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工会、妇联等中聘请72名专职民调员、30名特约调解员,法院还从民事审判业务骨干中抽出15名法官担任15个乡镇的民调指导员。通过这种有组织的工作,全县一年调解矛盾纠纷2800件。

    除了聘请人民调解员、民事诉讼调解员,石家庄还在各地农村和社区落实了“十户调解员”制度,引导群众主动参与调解。目前,全市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成功率分别达98.6%、91.1%和62.7%。

    河北省石家庄市建立了一套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三位一体”的大调解机制。该机制在市、县、乡、村四级建立起立体化、网格状的调解组织,2009年以来,各级调解机构共受理和调处矛盾纠纷14460件,结案13016件,为建设和谐城市提供了有力保证。

    行唐县北河乡南河村村民王立和王建军的菜地相连,由于王立的地狭长耕种不便,就栽上了速生杨。王建军认为杨树长大了会影响自己的菜地,便拔掉了杨树。王立一气之下拔掉了王建军的葱。双方剑拔弩张,准备诉诸法院。

    如严某某等24名股东诉石家庄某物流有限公司解散纠纷一案,因涉及人员众多、关系复杂、积怨深,情绪激烈,人民调解委员会在调解未果的情况下,引导当事人走入诉讼。法院邀请曾经参与调解的人民调解员一起连续几个昼夜几十次耐心细致进行调解,终于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有效避免了事态恶化。

    为了让全市调解力量优势互补,资源整合,村(居)民调会聘请了800多名法官担任人民调解指导员,各级行政部门聘请了5600多名特邀人民调解员参与行政调解,法院系统聘请特邀民事诉讼调解员6230名。

    创新工作机制

    市一级建立医疗纠纷调处中心、交通事故民事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及巡回人民调解委员会,市、县两级在法制、公安、司法、民政、工商等部门建立行政调解中心,工会建劳动争议调解中心。县(市)区、乡镇(街道)和工业园区建调解中心。在厂矿、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团组织、集贸市场、行政接边地区、纠纷多发领域建立了3800个人民调解委员会。各基层法庭建民调解室,派出所建联合调解室,民调员队伍达18万人。

    创新工作思路

    南河村调解员知道后,迅速赶到现场,从人情世故、纠纷后果、法律依据等各个方面入情入理进行调解,并建议王立把地交给王建军耕种,王建军拿出200元作为补偿,双方握手言和。事后,他们表示:“为一点小事打官司,费时费力费钱,还伤感情结冤仇,我们感谢调解员。”

    采访中记者发现,石家庄的调解工作具有三个特点:重心前移,事情在基层发现,在基层解决;群众参与,村人民调解员是群众代表;重在说理。

    为有效解决这些问题,自2005年开始,石家庄市在排调工作基础上,探索建立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位一体”调解机制,在市、县、乡、村四级建立起立体化、网格状调解组织1万多个。